O 预约

很晚了,可是必须要写点儿什么。

从AAC and AAP的空隙溜出来,一路飞奔,经过PP的天桥就看见他在那里等我。

在香港结婚,如同在公立医院看病一样需要排期。负责的政府机构是入境处:出生,死亡,婚姻登记。原来婚姻是和生死同等重要的事!

生,没得选;死,也没得选,除非自杀;惟有婚姻,自己可以选。他曾经说过“我在乎的是等到七老八十,我们都不会为今天的这个选择后悔。”

交材料,被分配了个58号筹,等待叫号。预约婚姻登记的窗口一共有5个:14,15,16,17,18。怎么回事?喇叭里的广播总也叫不到我们。他说18号窗好,吉利。我说哪个窗口都吉利。最后,真就是18号窗。

入境处的人认真看资料的时候,我盯着他的眼睛看,他真是有些紧张呢。当一切办妥,我问,什么感觉,他说,很平静啊,都是well expected。我也很平安。人生中的这么一大件事怎么这么简单就搞定了?其实不需要复杂,遇到了,在一起,我相信。

交了预约费HKD 305,他出300,我出5块。

第一次站起来宣誓,总之,说了,就是真的。后来他说,那张纸什么都不是。不过如果我们看重,那就重要,那就有意义,大概是这个意思。

他还轻声说,从此以后,恩恩爱爱白头到老好不好?我说好,怎么会不好呢?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痕迹, 香港 | 留下评论

Fw: 交託並安息

4月24日 交託並安息經文: 「信…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11:1)眞信心把信件投在郵箱裡以後,就讓它去了。不信把信件放在郵箱口執住一角,不肯脫手;同時又詫異回信還沒有來。在我的書桌裡有幾封寫了好久的信,到今天還沒有發出去,因為我不知地址有否錯誤。它們對於我和我的親友還沒有發生甚麼關係。它們也永遠不會發生甚麼,除非我把它們投在郵箱裡,完全信托郵局。

眞信心就是這樣,它把事情交給上帝,以後就讓它去了,上帝就成全。詩篇三十七篇五節說得頂好:「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但是我們不交託,上帝就不成全。信就是接受,或更準確一點「領取」上帝所預備的禮物。讓我們前來相信、交託、接受、安息罷!–譯自地上的屬天生活(Days of Heaven upon Earth)

貝遜博士在他年輕的時候,遇到一位老婦人。她焦心憂慮她的兒子。貝遜寫信給這位老婦人說:「你過於爲你的兒子擔心了。你已經爲他祈禱,把他交付給上帝,還不應當安心嗎?」上帝命令我們不要爲任何事情擔心,這是沒有限度的,所謂把一切憂慮卸給上帝,用意即在於此。

如果我們已把肩上的重擔交給了別人,我們豈非完全輕鬆了嗎?如果再從上帝那裏取了回來,顯然就沒有交給上帝。在我自己,常常把下面這個原則來測驗我的禱告;

倘使把任何事情交給了上帝,我就可以輕鬆地離開,心中再無半點悲哀,苦痛或焦慮,這可以證明我們的祈禱是出於信心;如果再把負擔放在自己的肩頭,就證明我們的信心不夠,沒有發生作用。

发表在 十架 | 一条评论

噢,你也在这里吗?

差不多70年前的一段文字: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张爱玲发表于1944年4月

愿握住的这个人,不再改变。

发表在 痕迹, 香港 | 留下评论

O 成长

上周在电视里无意中看了一个电影<An Education>,然后在Kindle上买了Lynn Barber的原著。很喜欢。

豆瓣上的文艺青年们写的不少影评都很好,比如珍爱生命远离大叔之类的。而我真心觉得这孩子对大叔没啥真感情,不过大叔能带给她在那个年纪想要的一切东西,很大的比重是“虚荣心”。那种对男人的掌控力,我必须承认是超级吸引的,虽然总有一天终成浮云。脑海里飘过许多浮云……

原著中,Lynn这样写:On the evening I finished sitting my A-levels, Simon took me out to dinner and proposed. I had wanted him to propose, as proof of my power, but I had absolutely no intention of accepting because of course I was going to Oxford.

即使如此,该大叔确实太不堪了,原著比电影更甚,最后因为开空头支票,骗钱偷东西坐牢了。出狱后还到牛津去找她,当然,我对于人的无耻程度有相当深的认识。如果人一辈子总要被骗一次,那么我真心认为,一个人越早被骗越好,越迟被骗损失越大。An Education那一章的结尾总结的非常精彩,简单清晰,忍不住全部引用。

What did I get from Simon? An education – the thing my parents always wanted me to have. I learned a lot in my two years with Simon. I learned about expensive restaurants and luxury hotels and foreign travel, I learned about antiques and Bergman films and classical music. All this was useful when I went to Oxford – I could read a menu, I could recognise a finger bowl, I could follow an opera, I was not a complete hick. But actually there was a much bigger bonus than that.  My experience with Simon entirely cured my craving for sophistication. By the time I got to Oxford I wanted nothing more than to meet kind, decent, conventional boys my own age, no matter if they were gauche or virgins, I would marry one eventually and stay married all my life and for that, I suppose, I have Simon to thank.

But there were other lessons Simon taught me that I regret learning. I learned not to trust people; I learned not to believe what they say but to watch what they do; I learned to suspect that anyone and everyone is capable of ‘living a Iie’.  I came to believe that other people – even when you think you know them well ~ are ultimately unknowable.  Learning all this was a good basis for my subsequent career as an interviewer, but not, I think, for life. It made me too wary, too cautious, too ungiving. I was damaged by my education.

The following sentences are written for me.  “The Simon debacle had dealt a huge blow to my confidence. I had felt I knew everything and now realised I knew nothing.”

Lynn所描写的Post-Simon的大学生活,工作都很精彩,得闲再详述。我喜欢她的不装X。

我深信,跌倒不是结局,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发表在 痕迹, 麻醉 | 留下评论

O 梁朝伟!!!

上周看完《一代宗师》,忍不住在微博上写了几个字的感想,万万没想到,LJ得知1月 31日在港大有讲座,梁朝伟亲临啊,直接给我报名了,感激涕零!!!

《一代宗师》还是挺好看的。比起2046,还是挺让人能明白来龙去脉的,除了小沈阳,不过可以忽略不计。

有人说不怎么王家卫,比如音乐。我觉得此片依然王家卫,特别是音乐,初相见的惊艳,和经历变迁后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我发现,华人导演都拍过武侠/武打片,拍出新意真不容易。单凭大场面和特技制作,实在是太cheap。

我比较喜欢这个叶问,不全因为梁朝伟。我比较喜欢的武侠片,不能是英雄一味好,歹徒彻底坏,因为不合常理。甄子丹的叶问太正气,令人生畏。

而梁朝伟的叶问,从武功高强心高气傲的富二代,经历家破国亡各种辛酸流离,成长为见众生的一代宗师,演得相当好。

两小时版的电影,宫二和叶问这两条线,已经足够清楚了,其实连赵本山演的丁连山,也能估计个大概,再多就啰嗦了。可惜一线天篇幅太少,他的故事也应该很精彩。

宫老爷子也演得好,一开口的气场都有宗师范儿。和叶问比武的那戏精彩,不是传统的比武功,拼内力,他说今天咱们比idea!!!多么高明且前卫!!!

梁朝伟也说,功夫真不只是physical层面的,摆个pose觉得好有型,还有武德,精神层面的。为了此片,他练了四年武功。

1月31日的座谈会,我是多么心潮澎湃啊!!!真是忍不住用咆哮体!!!中午在中环见客户,连饭都没时间吃,打了个车,7分钟就到港大了。去过港大很多次,还是第一次如此激动非常激动万分激动!!!

我还以为到得早呢,陆佑堂二楼好清静,闹了半天我走错地儿了。可是这个地方真美!

HKU1

奇遇:排队的时候遇到我活生生刚刚前后脚出办公室的同事!!!原来他也溜出来听讲座!!!在楼道里排队见到的时候,一起大叫:啊,不会吧?怎么是你!

好不容易进场了,见到满台的记者,额。镜头对着一直后门。

P1070006

于是我同事跑到后门去等(凉粉不分男女),谁知他们从前侧门进来了,真是的,霎时间我激动得手抖了,闪光处就是梁朝伟,大家看到明星头上的光环了么?

P1070029

主持的姐姐说,这里是大学,请务必矜持些。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可惜,距离还是太远!袁和平也来了,还有一个练武之人。他们说,武林,是正派的,而江湖,充满坑蒙拐骗的。看来我有必要把我的作品中所有提到“江湖”一词的地方以“武林”代替。

P1070059

最后提问环节,好多人问电影的细节和解读,问这句话什么意思,那个手势什么意思。梁朝伟和袁和平说,没啥意思,而且也不记得了。因为王家卫的想法一会儿一遍,各种心情表情剧情都拍了好多次。被剪去的戏有很多,包括一场苦口婆心劝宫二不要抽鸦片。他说,非常乐在其中,把该体验的都体验了,出来的电影是什么样子是王家卫的事情,呵呵。

梁朝伟还说,最苦是第一场雨中打斗戏。从十月中旬拍了20多天,天天被瓢泼雨淋个湿透,顿顿吃感冒药,跟王家卫说真的不行了。现在一看那场戏就发抖。

不过他说,叶问是他拍的最开心的。首先,起码有俩真人供参考:叶问和李小龙;其次,以往的角色都抑郁沉默很受伤,但是叶问经历种种都能撑下去,令他天天充满正能量。

提问的大部分是美眉,中间穿插了个别男生。这孩子一开口就是:伟叔,我从小看你戏长大的!全场暴笑,也没错啊,难道叫伟哥咩?

结束之后,我同事竟然还回公司,我很堕落,直接回家了。难得带着相机,拍了一下海,也是灰蒙蒙的,额。

P1070095

发表在 痕迹, 香港, 麻醉 | 一条评论

O 悲惨世界

很久没看到如此震撼人心的电影了,虽然很讨厌香港的译名《孤星泪》。

小学的时候就看过《悲惨世界》动画片,印象深刻,好像老是在下雨,沙威总穿着一身黑衣服阴魂不散。现在回想起来,给小孩儿看这种故事,真是有些残忍。

下载了原著,作者在序中提到三个世纪大难题:贫穷使男人潦倒(the degradation of man through pauperism),饥饿使妇女堕落((the corruption of woman through hunger),黑暗使儿童嬴弱(the crippling of children through lack of light)。

在中译本中,译者序说:雨果对劳动人民有深切的同情,他身上有人道主义精神,但是那种仁爱接近于童话,是天真幻想,是局限流露。但是革命民主主义激情,却弥补了这一点……

其实,从开头到结尾,因为贫穷,全是悲剧,连革命也是悲剧,可怜的天真的学生。

我觉得,面对苦难,最不容易的不是活下去熬过去,而是,活下去熬过去且不带有一丝苦毒,无论是对人对己对社会。打左脸给右脸,拿外衣送里衣,就像主教对冉阿让做的。在人间是多么莫名其妙的道理呀,这样的“仁爱”却能改变人的一生。

我觉得,惟有得到恩典的人,才能对人宽容,因为知道自己也是被恩待的。上帝的恩典不是纵容,而是让人心甘情愿悔改,重新有清洁的心。冉阿让在追捕他的沙威面前,是如此自由有平安。律法主义不是这样,我对你错,必须如此。沙威在被他追捕的冉阿让面前,是如此紧张焦虑不得安宁。

电影里面的歌曲和音乐剧一样,太经典了!
Anne Hathaway演绎的I Dreamed A Dream 和Susan大妈的荡气回肠如此不同,真是让人心碎啊。
Cosette小朋友的那首 Castle on a Cloud也超级好听。
还有Eponine在雨中的那首On my own。
还有冉阿让的那首Bring Him Home,就是令Jamie大叔一炮而红的那首歌。
还有那个小孩清唱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以及结尾的版本。

影片的结尾,该死的人都死了,世界依然悲惨,然而,画面确是温馨的,死去的人都在唱,满有喜乐的,仿佛在宣告他们已经胜了世界。原来,真正的盼望不在于革命成功,或者脱贫致富,而在于苦难的终结在于回到爱我们的上帝那里,他确实胜了世界!

这书从开头到结尾,用了雨果40年的时间,他说这是一部宗教作品。

还是希望能看一次音乐剧的现场。

神岂不是拣选了世上的贫穷人,叫他们在信上富足。雅各书2:5
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马太福音5:4

发表在 十架 | 6条评论

O 书

Image

看,这些书,都是从北方带来,真没地方放,都快长毛了,南方潮湿的空气啊。

冬牧场的封面真美,如诗如画,大清新啊。

最早在昌平读到天山脚下夏季转场的文字,充满向往,多么浪漫啊,李娟写的是冬天转场,即使只是文字,也能觉得冷风嗖嗖,艰苦的生活没有那么浪漫,而且,那些牛、羊、马、骆驼那么不听话,到处瞎跑。。。。。。

摘抄:

对我这个外人来说,羊的生命多么微弱痛苦。羊的灾难那么多:长途跋涉,寒冷,饥饿,病痛……但千百年来,羊还是生存了下来。我们看到的情景大多是羊群充满希望地经过大地。就不说那些痛苦了——那些是生命的必经之途吧。

总之,电视把外面的世界带进了荒野,撕开了这荒野的沉静。然而,它令牧人们惊羡外面世界的同时,又觉得那样的世界可笑极了……多么不真实啊!那么多轻率的爱恨情仇,显而易见的欺骗,那么多啰里八嗦的眼泪和隐情,拼了血本的噱头……连既不见多也不识广的牧人也会嚷嚷着“换台换台!”,在我,就更是无聊和绝望了:电视机就像拖拉机,轰轰隆隆辗来辗去,所到之处,破损混乱,狼藉不堪。每个频道都是如此,似乎这些真的就是现实。

而我们的现实距其多么遥远。我们一板一眼,一步一印,平实稳妥地经历着寒暑岁月。谨遵自然的规律和传统的戒律。像初生牛犊,虽然什么也不明白,却什么也不管,自顾自地成长,犯犟就是一切……然而,却谈不上哪种现实更为脆弱了……

哈萨克族的坟墓……最显眼的两座坟墓是以扭曲短小的胡杨枝杆围栏起来的……然虽简陋也极庄重——为在茫茫大地上寻找这几段珍贵的胡杨树枝,不知那些悲伤的亲人们赶着马车走了多远的路!至少,我从北到南这一路走来,一两百公里的大地上,一棵树也没有看到过。

这是沙漠,然而无论条件在艰辛在局促,也不能委屈死者。他披星戴月,风吹雨淋,一生穿梭在这大地上,南北奔波。后来他死了,从此再也不用搬家了,再也不用转场了,他永远停止在这里……想想看:因为一个人的死,方圆百里甚至几百里范围内一切粗大植物的干茎都聚积一处,聚积在他的死亡之上,这死亡该有多巨大,多隆重!

懒得打字了……

特别想说,E.B. White的The Trumpet of the Swan,翻译为《吹小号的天鹅》,比Charlotte’s Web好看啊。英文很简单,里面都是traditional value: 探险、尊重自然,家人,朋友、荣誉、勤劳工作、自由、责任、值得等待的专一的爱情……那只叫Louis的天鹅,脖子上挂着小号,小黑板,救人的奖牌,还有一个钱袋,它说,哎哟,我好像一个嬉皮……那里面的人也都很好,没有欺负它。

下决心买Kindle了,却没有人去美国给我带,呃。

 

发表在 麻醉, 大家 | 一条评论

Repost: Home Tonight

Yes. I’m too clear minded, or too cynical, too stubborn, too self-centered……

Therefore I need to repost this paragraph: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you do for a living. I want to know what you ache for, and if you dare to dream of meeting your heart’s longing……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risk looking like a fool for love, for your dream, for the adventure of being alive……I want to know if you have touched the center of your own sorrow, if you have been opened by life’s betrayals or have become shrivelled and closed from fear of further pain.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it with pain, mine or your own, without moving to hide it or fade it or fix it……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disappoint another to be true to yourself.

发表在 痕迹 | 8条评论

O 七一

对我来说,七一和六四不同。

一个是过去,一个是现状和未来。对于自己经历过的,一定要去纪念。

但是现状,自己嘛,过的还不错,未来呢,常常觉得是港人瞎胡闹,香港已经比大陆好很多了blahblahblah……

然而,看到回归晚会越来越像春晚香港各界恨不得也要高唱红歌,看到Mr. Who来港警察对群众动用胡椒喷雾带走提问六四的记者,梁振英还没上台就诚信破产无数人要求他下台。。。。。。我从来没有像现在如此担心香港的未来。

坦白讲,我是CEPA的既得利益者,如果不是这些年香港和大陆更紧密经贸合作安排,自己的工作未必能前景无限好滴蒸蒸日上。然而,对于给了经济利益,就要乖D,漠视、甚至打压一个“人”可以通过上帝赋予的自由意志来发出不同声音的权利,是不对的。

最近在地铁上读完了奥威尔的《1984》,好恐怖,那个老大哥的世界,仿佛近在咫尺。

“必须捍卫显而易见、简单真实的东西。不言自明的一些道理是正确的,必须坚持!客观世界存在,它的规律不变。石头硬,水湿,悬空的东西掉向地球中心。。。于是写道: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

很多时候我问自己,如果为了某样宝贵的东西,要放弃现在拥有的,我是不是愿意?心甘情愿的。纠结过很久,不过,我想,如果有一天必须要做一个选择,我可以放弃。看不见的东西比看得见的更为宝贵。当然,这也不代表我立刻就要做个选择。

李碧华写过一本书,不是小说,名为《630电车之旅》,纪录了她1997年6月30日搭叮叮车的旅程,那天,倾盆大雨。多年前(刚到香港)读的时候,很不能理解她的复杂的颇绝望的心情。15年过后,明白了,也明白了七一,人们不得不上街。

发表在 痕迹, 香港 | 一条评论

转:中信建投策略会的邀请函

今天一早,在微博上看到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2012年中期投资策略会的邀请函,真带劲!让人家从昨天以2222(2到爆炸)收市的颓废中振作起来。

暗淡的市场竟能用上这么多古代、近现代、当代诗词(食指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他的句子形容股市竟这么贴切!),成语及排比,必须要分享!!!

2012行将过半。

2011年末,我们以“平湖、惊雷、见远山”为题论述经济增长中枢下移和周期下行中的“危与机”;

2012年,欧债危机波澜再起,国内增长加速向下,疾风知劲草,我们两论“坚持就是胜利”,把握市场的预期波动和炒作,挖掘金改和保增长的主题机会;

喧熙扰攘之中,A股估值跌破998点水平,下半年,是期待周期底部的突破,价格体系的重塑,还是政策刺激的重来,抑或制度变革的突进?何去何从?

2012年的经济和资本市场,我们看到了两种力量在纠缠搏斗。一种是市场的力量,一种是政府的力量。

2012年的经济和资本市场,我们看到了两种选择在同时发生。一些人在决绝的离去,一些人在小心翼翼的进入。

把2012放在一个转型的时点,一个黄金十年的落幕,和一个大变革和新周期的前夜,或许可以更好的理解经济、政策和市场的轨迹和方向。

2012年高潮之后的迷惘。差不多100年前,五四运动之后新文化阵营的分裂,鲁迅也曾经像不成阵的游勇,感慨“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

2012年更是迷惘之后的自醒。在底部的等待和坚守之中,我们分明看到的一种力量,一种趋势,在资本市场的积弱中,资本市场的分量和空间在显著增加。

是雪拥蓝关马不前?还是何妨吟啸且徐行?

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中拿托住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只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2012,变革正未有穷期。朋友们,不必彷徨,不必纠结,以变革破解维稳的僵局,让我们开始吧。

6月28日,北京,诚邀各路英豪相聚万豪,把酒言欢,纵论天下。

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

2012年6月

在北京的朋友,得闲的话明儿去看看吧!看看写这邀请函的金融界文艺青年到底是啥样。

顺手搜了一下下,找到2011年底的邀请函。风格相当一致。

逝者如斯,来者可追。回首2011的资本市场,暗礁险布,乌龙百出。错把复辟当复兴者有之,错把退潮当反弹者有之,漠视海外冲击者有之,渲染“所谓中国之问题”者亦有之……凡此种种,不胜枚举。一时间,江湖风波恶,持论包不同。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信建投高擎结构主义的大旗,为您演绎了一幕又一幕的精彩篇章:二月,我们于沪上传檄,发起了“周期复辟”的战役;四月,我们在鹏城煮酒,坐看短周期的回落;七月,我们在鹭岛参禅,再究中周期之表里;九月,我们在京沪巡演,于市场近乎绝望之际,划亮“黎明前的黑暗”……在这不平凡的一年里,我们胼手砥足,稼穑耕耘,为彼此呈上完美答卷。

于是,当轻舟一叶驶入2012年,我们需要重新做出决断。是继续束发读书、修德修身,还是仰观俯察、韬略中存,抑或是烟波江上独钓寒江雪,一套崭新的投资逻辑正在日臻完善。我们将看到,在这一年里,“下定决心抱定炸弹击鼓传花”的背后,是国内政策一贯的稳定和纠结;“缝缝补补又一年”的背后,是全球经济再平衡下的实质性收缩和重构;“要素价格攀升,投资率下行”的背后,是中国经济增长中枢的下移。于是,一幅“平湖·惊雷·见远山”的恢弘画卷,将洋洋洒洒地铺排开来。

A. 平湖:当换届成为最大的政治背景,稳定压倒一切。无论是中周期的块垒难消,还是库存周期的放棹自流,都将在政策的几番搓揉下,恢复些许生气。2012年上半年,主题投资波光粼粼。

B. 惊雷:欧洲财政和货币不统一造成的撕裂,已经令投资者痛彻心扉;然而当2012年下半年美国独自走出泥沼之后,美元单方面升值带来的撕裂,将如惊雷般冲击着中国经济。风雷激荡之下,中国政策和经济或将衍生出新的裂变。至此,若能打破水平如镜,则能体味乘舟破浪之慨然。

C. 见远山:专注于周期波动的研究,我们自然不能忽视增长中枢的下移。从经济、政策与体制、意识形态等种种层面,都决定从一个中期来看,中国经济面临着投资率下滑的压力。如何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中踏波而行,饱览胜景,需要我们有罗盘、有望山,有一粒豁达的心,一双锐利的眼……

至此,2012年的投资逻辑,已于隐约间演绎着自己的旖旎与浪漫:不过是跨东风、骑白马;不过是守雨季、摘新芽;不过是风雷起、整兵甲;不过是瞻斜阳、眺晚霞。平淡而又绮丽,庄雅而又壮烈,飘忽之间,恍若一梦。只是梦醒时分,云破月影动,涵虚混太清,浑不知今日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12月22日,冬至,每年的这个时候,阳光重返北半球。在北京,在长安街畔,在这个重新迎来光明和温暖的日子里,我们期待着和您的重逢。红泥火炉温新酒,东篱把盏话机谋,将那风云变幻都看透……

意长笺短,不得周致,书尽于此,不见不散。北京,期待与众不同的您。

发表在 理财, 痕迹, 北京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