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七一

对我来说,七一和六四不同。

一个是过去,一个是现状和未来。对于自己经历过的,一定要去纪念。

但是现状,自己嘛,过的还不错,未来呢,常常觉得是港人瞎胡闹,香港已经比大陆好很多了blahblahblah……

然而,看到回归晚会越来越像春晚香港各界恨不得也要高唱红歌,看到Mr. Who来港警察对群众动用胡椒喷雾带走提问六四的记者,梁振英还没上台就诚信破产无数人要求他下台。。。。。。我从来没有像现在如此担心香港的未来。

坦白讲,我是CEPA的既得利益者,如果不是这些年香港和大陆更紧密经贸合作安排,自己的工作未必能前景无限好滴蒸蒸日上。然而,对于给了经济利益,就要乖D,漠视、甚至打压一个“人”可以通过上帝赋予的自由意志来发出不同声音的权利,是不对的。

最近在地铁上读完了奥威尔的《1984》,好恐怖,那个老大哥的世界,仿佛近在咫尺。

“必须捍卫显而易见、简单真实的东西。不言自明的一些道理是正确的,必须坚持!客观世界存在,它的规律不变。石头硬,水湿,悬空的东西掉向地球中心。。。于是写道: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

很多时候我问自己,如果为了某样宝贵的东西,要放弃现在拥有的,我是不是愿意?心甘情愿的。纠结过很久,不过,我想,如果有一天必须要做一个选择,我可以放弃。看不见的东西比看得见的更为宝贵。当然,这也不代表我立刻就要做个选择。

李碧华写过一本书,不是小说,名为《630电车之旅》,纪录了她1997年6月30日搭叮叮车的旅程,那天,倾盆大雨。多年前(刚到香港)读的时候,很不能理解她的复杂的颇绝望的心情。15年过后,明白了,也明白了七一,人们不得不上街。

Advertisements

About Maggie Min

Christian, Senior Financial Advisor @ AIA
此条目发表在痕迹, 香港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O 七一

  1. Patrick He说道:

    不到50年,刚刚15年,香港就已经显现沦陷的趋势了。

    即使生活水平高,如果不能通过一人一票的方式建立一个正常的民主制度,也很容易对社会的发展充满不安感,因为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他人可予可夺,自己几乎没有一分能够参与决策的余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