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书

Image

看,这些书,都是从北方带来,真没地方放,都快长毛了,南方潮湿的空气啊。

冬牧场的封面真美,如诗如画,大清新啊。

最早在昌平读到天山脚下夏季转场的文字,充满向往,多么浪漫啊,李娟写的是冬天转场,即使只是文字,也能觉得冷风嗖嗖,艰苦的生活没有那么浪漫,而且,那些牛、羊、马、骆驼那么不听话,到处瞎跑。。。。。。

摘抄:

对我这个外人来说,羊的生命多么微弱痛苦。羊的灾难那么多:长途跋涉,寒冷,饥饿,病痛……但千百年来,羊还是生存了下来。我们看到的情景大多是羊群充满希望地经过大地。就不说那些痛苦了——那些是生命的必经之途吧。

总之,电视把外面的世界带进了荒野,撕开了这荒野的沉静。然而,它令牧人们惊羡外面世界的同时,又觉得那样的世界可笑极了……多么不真实啊!那么多轻率的爱恨情仇,显而易见的欺骗,那么多啰里八嗦的眼泪和隐情,拼了血本的噱头……连既不见多也不识广的牧人也会嚷嚷着“换台换台!”,在我,就更是无聊和绝望了:电视机就像拖拉机,轰轰隆隆辗来辗去,所到之处,破损混乱,狼藉不堪。每个频道都是如此,似乎这些真的就是现实。

而我们的现实距其多么遥远。我们一板一眼,一步一印,平实稳妥地经历着寒暑岁月。谨遵自然的规律和传统的戒律。像初生牛犊,虽然什么也不明白,却什么也不管,自顾自地成长,犯犟就是一切……然而,却谈不上哪种现实更为脆弱了……

哈萨克族的坟墓……最显眼的两座坟墓是以扭曲短小的胡杨枝杆围栏起来的……然虽简陋也极庄重——为在茫茫大地上寻找这几段珍贵的胡杨树枝,不知那些悲伤的亲人们赶着马车走了多远的路!至少,我从北到南这一路走来,一两百公里的大地上,一棵树也没有看到过。

这是沙漠,然而无论条件在艰辛在局促,也不能委屈死者。他披星戴月,风吹雨淋,一生穿梭在这大地上,南北奔波。后来他死了,从此再也不用搬家了,再也不用转场了,他永远停止在这里……想想看:因为一个人的死,方圆百里甚至几百里范围内一切粗大植物的干茎都聚积一处,聚积在他的死亡之上,这死亡该有多巨大,多隆重!

懒得打字了……

特别想说,E.B. White的The Trumpet of the Swan,翻译为《吹小号的天鹅》,比Charlotte’s Web好看啊。英文很简单,里面都是traditional value: 探险、尊重自然,家人,朋友、荣誉、勤劳工作、自由、责任、值得等待的专一的爱情……那只叫Louis的天鹅,脖子上挂着小号,小黑板,救人的奖牌,还有一个钱袋,它说,哎哟,我好像一个嬉皮……那里面的人也都很好,没有欺负它。

下决心买Kindle了,却没有人去美国给我带,呃。

 

Advertisements

About Maggie Min

Christian, Senior Financial Advisor @ AIA
此条目发表在麻醉, 大家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O 书

  1. Patrick He说道:

    好文艺的文字呀。

    Kindle Paparwhite 很赞,有背光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